欢迎来到淮北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淮北师范大学 >> 学校新闻>> 正文内容

【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风采系列之四】燕燕:You Were Made for Philosophy——燕燕的哲学人生

文章来源:党委宣传部 人文社科处 教育学院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6日 点击数: 字体:

编者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讲话都提出,要构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发扬哲学社会科学育人功能。党中央发布《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中办、国办颁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中共安徽省委、安徽省政府发布《安徽省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工作方案》。这些重要讲话、意见和方案,为繁荣哲学社会科学指明了方向。学校在知识创新和人才培养工作中,贯彻执行这些精神和方案,对于实现淮北师范大学第一次党代会提出的建设高水平师范大学的目标,具有重要意义。长期以来我校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涌现一批工作勤奋、成绩显著突出的个人,把他们的事迹报道出来,营造潜心向学的校园氛围,有利于激发老师申报高级别项目、发表高水平论著的热情,推动学科专业建设和人才培养更上一层楼。

You Were Made for Philosophy

——燕燕的哲学人生

“如果你想真的学得什么、习得什么就得像海德格尔说的‘上手状态’那样,但是更应该像庄子所说的‘得之于手而应于心’”的彻底性。“做人就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事要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充满哲学思考的谆谆教诲发人深省,在淮北师范大学,有这么一位教师用这些警句严格要求自己,教导学生,使学生们在她的课堂上茁壮成长。她就是教育学院燕燕博士,在一流期刊发表数篇论文,参加国际高水平的哲学学术会议,向世界播撒自己对中国哲学的理解。

人生便是充满挑战,不断前行

燕燕走的路,可谓是传奇,她向世人诠释了人生当不断前行。1991年,燕燕毕业后进入淮北市建委规划处工作,这是一份和学术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工作。而这份工作她一干就是十一年。回想起那段时光,燕燕坦言那是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工作环境舒适,同事相处和谐,日子过得平淡但很安逸。但是她始终迷茫自己究竟要干什么。面对自己不感兴趣的工作,她不愿意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2001年,加入到考研大军之中。

考研之初,同事们质疑燕燕报考的学校太好,目标太高,估计很难考上。但是一位朋友说“燕燕,你既然要考研,要报就报好学校!。”正是这份命中指引的鼓励,使燕燕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向着南京大学这个目标开始努力复习。第一年,燕燕因10分之差遗憾落榜。第二年又战,她顺利被录取为南京大学高等教育学的研究生并于2002年毅然辞去11年的优越的工作。两年的备考之路,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燕燕并不愿多提当年的苦,但她向笔者坦言,其实当年南京大学的分数线刚好卡到了她那,她实际是最后一名,然后被通知去进行复试。之所以能被顺利录取,得益于自己比较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重新选择生活的决心。面对英语面试,燕燕并没有怯懦。在谈到自己放弃皇粮无忧的工作环境时,她说“人总应该去做点他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最终,她的实力与真诚通过了一口流利的留英博士的老师的考核,得以顺利入学。而那位留英博士日后也成为燕燕的导师。

由于燕燕在事业单位工作了十一年,没有接触过学术的相关工作和研究,对此,燕燕的导师表达了对她的忧愁,担心她写不出合格的论文,无法顺利毕业。然而,燕燕却用行动证明了自己。2004年,燕燕的第一篇学术论文,《人文教育的历史善变与启示》被在教育类顶尖刊物《教育研究》收录发表。而当时,硕士能在《教育研究》上发表论文是非常难的事情,而且当时南京大学的高等教育研究所还没有一个学生在《教育研究》上发表过文章,高等研究所中的老师在其上发表文章的也只有三位。燕燕的这篇《人文教育的历史善变与启示》除删除了语句优美的小部分引言外,全文未改动一字发表。然而,拥有这样优秀成果的燕燕并不是一位循规蹈矩的学生,相反她热爱思考,醉心于图书馆,对哲学、历史、宗教、诗歌甚至是物理方面的书均有涉猎,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进行英语听力和口语的练习上,同时还会做兼职工作。将所有的时间充分利用起来,要么读书,要么出去参加社会活动。在此期间,美国的Jannes老师对燕燕的帮助很大,她经常帮助燕燕进行英语听说练习,讨论社会文化和哲学等问题,并指导了关于皮亚杰的硕士论文写作。在燕燕看来,在南京大学读研的这段时间,是她努力积攒知识、广泛阅读的人生阶段,为以后的道路打下了基础。

学术之路,转角遇见真爱

2005年,燕燕进入淮北师范大学任教,三年里,燕燕辗转反侧,总是感觉自己所想的事情第一是仍不清楚;第二是没有完成。因此,燕燕还是决定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去追寻自己真正想做的研究。经过努力,2008年燕燕被吉林大学心理学史专业录取。在心理学史的学习过程中,燕燕再次发现这仍不是她的学术兴趣所在,因为心理学依旧无法回答人与世界之可能性的根本问题。相反,人的的心理需要一个更隐蔽又默默作为着的地基。燕燕似乎感受到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指引着她,要她一定寻找那个沉默的“真理”。

那时,燕燕心中一直有一个最大的困惑:人是如何把宇宙飞船送上天的?就这个问题她询问、拜访了很多人。最开始她认为数学和物理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于是,在读博的第一个学期里,她完全沉浸在理工科的书籍资料中无法自拔,试图从这两个角度出发,彻底探明这个一直困扰她的问题。然而,燕燕清醒地意识到,这两者仅仅是我们人类将宇宙飞船送上天的工具而已,问题在于我们“如何能够”将宇宙飞船送往太空。燕燕身边的老师、同学无一例外地无法解答这个问题。在痛苦的煎熬中,燕燕依旧在苦苦追寻。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个博士生的引荐下,燕燕结识了吉林大学哲学社会科学学院李为教授。虽然,吉林大学的心理学史专业挂靠在吉林大学哲学学院下,但若要了解教授、博导们的研究工作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结识一位学术视野开阔并通透中西哲学之别的教授更非易事。在第一次的约见中,李为教授就直接点明了一直困扰燕燕的问题,即当今世界学术界的热点问题:现象学的“具身性”问题。回首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南大的知识预备再到吉大的李为教授的解惑,命运的齿轮一刻不停地载着燕燕的人生脚步前行。终于,在吉林大学,在上天预备好的地方,在天意预设的覃思业深的教授面前,燕燕才终于明白自己一直以来苦苦追寻的主题。然而在这之后,燕燕面临着更加严峻的考验。李为教授布置很多的阅读功课,其中以梅洛-庞蒂的著作为主。经过一个月的刻苦钻研并热情投入后,可当她把写出来的文章交给李为老师审阅后,却遭到了李为教授的劝阻。“燕燕啊你还是别搞这个了。文章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个问题太难了,你没有能力研究它。这样下去,你三年毕不了业……” 这对苦苦寻求又充满渴望的燕燕来说无疑是个如同绝望的打击。峰回路转,一位熟识的留学生带她去见了当时在吉林大学访学的冰岛大学资深教授Karlsson老师。他对燕燕说“做博士论文,要做就做自己感兴趣的。既然你对梅洛-庞蒂的思想感兴趣,梅洛-庞蒂又是世界学界的研究主题,你就要勇敢地接受这个挑战。做博士论文就要做有挑战性的,不要害怕,我来帮助你!”这便是燕燕人生中的第二个大的挑战。

从此,燕燕便开始了英文原著学习,在为数不多的见面中,karlsson教授同样也布置了非常多的读书任务,并要求燕燕以生理学、病理学、医学为切入点来理解梅洛-庞蒂的思想。Karlsson教授要求燕燕要找到一个外科医生,时刻可以讨教医学、生理学、病理学的问题。燕燕结识了一位硕士出身的外科医生,然而,面对诸多问题,这位外科医生也难以回答。最后,这位外科医生借给燕燕一个人脑模型独自研究。如此这般,在两个月的逼仄煎熬中,燕燕终于完成了第一篇涉及脑科学、认知神经科学、生理学、病理学、物理学等具身性现象学的哲学论文,得到了Karlsson教授的赞扬。一鼓作气的燕燕又于同年,即2009年的9月底又完成了第二篇论文。当燕燕把这两篇论文再拿给李为教授看时,李为教授惊呆了。他对燕燕说“你是天生学哲学的。”从此,李为教授成为燕燕的导师。

2009年10月,吉林大学哲学院邀请燕燕做现象学讲座;开题以及毕业答辩时,哲学院的哲学教授们对燕燕进行了高度评价。2013年燕燕在美国常青藤高校达特茅斯学院亚洲以及中东语文系访学。最初,美国教授以明显的优越的态度对待这位中国来的访问学者。然而,半学期之后,他们却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这才是真正的学者”。燕燕的哲学导师哲学家Steven Katz教授送给燕燕一句话:“You were made for Philosophy.”

纸上得来终觉浅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会做出转变,那是因为我总觉得我感受到一种使命吧,就是我要走上一条路,完成一个项目或工程,然后为了这个项目和工程去奉献自己。因为你做你自己爱做的事,你就愿意投入,愿意把你的精、气、神奉献给它。”

在美国访学期间,燕燕和众多学者建立了广泛联系,其中包括哈佛大学栗山茂久教授,汉学家毕莱德,安乐哲,人类学教授Craig教授等等。

2016年9月22日至24日,燕燕博士参加了在加拿大凯瑟琳市布鲁克大学举行的第41届梅洛-庞蒂哲学国际学术会议。整个亚洲,唯有燕燕的论文入选。燕燕坦言地说,因为中西方的语言差异,用英文表达出中国文化、哲学的概念相当困难。比如,当燕燕把哲学概念的“道”重新解释为“行-得-通”时,她问询了数位美国教授、学者如何翻译这个词,但均无结果。最后这个概念的翻译得益于燕燕和一位美国朋友Cathy的共同努力。而这一共同的努力是80多封信英文信相互往来的结晶。燕燕的科研之路的荆棘丛生由此可见。

当谈到自己的科研历程时,燕燕颇有感言。“自2002年辞职至今已有15年了。首先,我觉得11年的工作经验真的十分重要,它让我亲历了很多社会现象,与阶位不一的官员、学界名流到底层的艰苦人群的交道、交往,让我对生活有了真实的认识并历练了反思。在南大读书的时候,我可以用生活阅历提升的思维能力来切实地思考教育,思考生命、生活与生存。正是因为我亲感了很多,比如说中国、国外的教授、学者以及学生,他们不同的能力、倾向、经验,社会交往活动等,让我更好地去理解人,理解人和社会,人和世界的关系。”燕燕始终不忘曾经的工作和学习经验,她认为“人生需要浸身地体证与深刻的反思,才能纵深感悟并凝练艰苦,才能立体地塑造自身。而惟有如此,你才能成为一个活生生的、有深度、立体感很强的示范。这才是人们所说的‘不言之教’。再者,不论你做什么,因为你的投入,你的挚爱,因着你深度损耗着你的气血去化成,所以你才能练达出你个性化的气质与精神,并用你特异性的气质去影响他们。”

“浸身体证,你才能有入骨的领悟。”燕燕博士对年轻一代们说:“人都有迷茫的时候,重点是你决定要做什么的时候,就要努力坚定地去做。也许会有人说‘燕燕老师,那是因为你做成了,你才会告诉我们要这样去做。’但是我想说,当你决定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没有人会告诉你做的这件事是否会成功。可是,至少你必须要努力,坚定地去行,去为。惟有如此,你才有可能成功。连这种心志都没有,你又如何去期待心仪的结果呢?”

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从高等教育学到心理学史再到学术生命得以栖身的哲学领域,燕燕的寻真之路启示我们:为学之要贵在勤奋,贵在钻研,贵在有恒。梦在前方,路在脚下。“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 文:冯章悦 \ 图:燕燕 \ 审核:王向阳 李勇 施学云 )